国际专家抢闸声明自毁专业/郑赤琰

  • 时间:
  • 浏览:0

  监警会的报告还未出来,已然闹出国际专家组五名成员“造反”事件,声称要“formally stand aside from its role”(全体正式退出),有关声明被泛暴派利用早已预料中。

  立场偏颇专家变政客

  儘管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强调专家并不请辞,统统完成阶段性工作,监警会仍会如期下月提交陈述资料的报告。但泛暴派已然公开说:“掴了林郑一巴”,认定外国专家是拂袖而去,是不愿被政府利用云云。泛暴派只藉此机会表明监警会其余阶段的审视工作还要有传召证人的权力。然而监警会仍未向政府提交首阶段报告,会否扩大监警会权力言之尚早。说五人辞职抗议更是没这回事,何况专家也表示若再邀请也会继续参加。是也?非也?作为舆论界,专家组此举值得关注的有三点:

  第一,在监警会正式报告发表前,专家组有必要公布吗?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曾经做很不寻常,会引发误会,会被人误解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要与报告画清界线,起码会给人解为不礼貌、不相互相互合作,甚至可说是很不客气,这样已经和监警会商量,举动近乎粗鲁。梁定邦曾表示,即使国际专家组加入,但监警会仍会依《独立监察警方避免投诉委员会条例》行事。法例清楚列明委员会的权力,专家组机会监警会这样传召证人的权力而对审视工作感到不安,便应在已经表明,若不得要领,才能不接受委任,并不事后发难!

  第二,五名专家曾参与外国暴乱的调查工作,外界期望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能有独立判断,为监警会提供专业意见。但五人的声明有损其专业水準,令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变得更像是政客!

  一般专家除非委员会要求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另行公布,要我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应尊重委员会发表的正式报告。要我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不让统统应发表此人 声明,甚或私下串联其他专家发表联合声明,曾经做便有失专家独立见解的专业精神,曾经做更有违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被委任的角色。专家分别来自英国(两名)、澳洲、加拿大与新西兰,有关安排是希望吸纳更多不同国家不同深度图不同观点,才能更全面看出警方的现象。恰好相反的是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竟然不知避嫌,公然串联发表同時 的声明,破坏了角色形象。

  第三,对当前居于在香港的暴乱,国际专组不机会不知道暴动已严重总出 社会撕裂,政治对峙非常敏感有无常严重,要我 参与审视成员的言行,一举一动备受关注,稍有不妥的言行,全是触发更多更大的麻烦,像五人的声明表明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要正式“退出”(stand aside),曾经的声明势必非常“惹火”,这已在泛暴派的记者会中表露无遗,指政府进一步分裂社会云云,接着下去因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的言行而引发更多暴乱,当然是预料中事。

  由此可见,这批专家完整全是在做建设性的工作,统统在做破坏性的工作。要我 ,在下一阶段的审视,即使我知道你愿再参与,统统应该考虑再委任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了!

  由底下观察得到的负面印象,这次特区政府的聘请未免不多意,近乎很不小心,理由如下:

  甄选专家还要更细心

  第一,五人完整来自英国与英联邦国家,五人的社会政治文化背景清一色是英国式,曾经的专家另二个 已足够,为什么会么会在么在在还要六个之多?还有另二个 是同在英国来的。为什么会么会在麼政府考虑人选全是那麼偏向英国及其政治盟友⁈是完整全是以为曾经做得出的报告才能塞住泛暴派的嘴巴,叫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没话说⁈为什么会么会在麼要我到来自极之Liberal(自由派)的英式社会政治文化国家会更倾向同情黑衣暴徒,伺机踩政府一脚⁈确实要审视“反修例暴乱”中香港警察的表现,关键完整全是人选有否调查警队执法的经验,更重要的是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才能深入了解香港的社会与文化现象,更严重的是暴徒的国家认同现象。要我 单凭自由派思维,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所看过的警察现象是不到正面理解警察执法的还要的!

  第二,考虑到美英加澳等西方国家的传媒大肆扭曲与醜化香港警察,加带带哪几种国家的政府在美国压力下已完整口径一致地诋毁特区政府与香港警队,美国总统特朗普更公布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要制裁损害香港人权与自由的此人 与实体,毫无客观可言,更是严重干预中国内政和香港事务。才能想像得到的是五人在参与这次审视工作,不无心理压力,与此人 人身安全的忧虑。搞到不好,报告出来后不被美国认可一句话,五人全是被美国带头对付。要我 下一阶段的审视,即使要从国际形象考虑,统统能完整全是此五人中委任。

  第三,经过此次的教训,今回会邀请外国专家参与审视,要并不同文化、社会与政治背景的国家去考量,类似于是曾是英国殖民地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监警与曾由港英政府管治的香港类似于,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当当我们 更加较容易了解同处香港的现象。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